强奸乱伦小说阅读

强奸乱伦小说阅读

连连服之,恒有肝病未除,元气已弱,不能支持,后遇良医,亦殊难为之挽救,若斯者良可慨也。后闻此医自患肠结,亦用此方煎汤先服一半,甘遂亦送下一半,药力下行,结不能开,仍复吐出;继服其余一半,须臾仍然吐出,竟至不起。

 盖黄胆之证,中法谓由脾中蕴蓄湿热,西法谓由胆汁溢于血中。 然引火归原之法,非可概用于火不归原之证,必遇此等证与脉,然后可用引火归原之法,又必须将药晾至微温,然后服之,方与上焦之燥热无碍。

愚于诸药多喜生用,欲存其本性也。或用拙拟参赭镇气汤亦可。

继续服之,更加以化瘀活络之品,肢体亦可渐愈。药下行则结开便通,毒火随之下降,而上焦之肿热必消矣。

若当此时不治,以后病又加剧,时时咳吐脓血,此肺病已至三期,非寻常药饵所能疗矣。”肺脏下无透窍,而吸入之养气,实能隔肺胞息息通过,以养胸中大气,由胸中大气以敷布于全身。

曾治奉天徐姓叟病肺,其脉弦长有力,迥异寻常,每剂药中用生石膏四两,连服数剂,脉始柔和。尝实验痧疹之证,如不兼温病,其将出未出之先,不过微有寒热,或头微疼,或眼胞微肿,或肢体微酸懒,或食欲不振。

Leave a Reply